美域健康网

24小时服务热线400-882-3548

首页 > 合理用药 > 文章详情

2019国内外肺癌靶向药最全汇总

  在所有癌症中,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肺癌都是致死率最高的癌症。2013年美国癌症协会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美国肺癌五年整体存活率仅为16%。然而,由于早期筛查在美国的开展,早期肺癌5年生存率已达到70%到90%。中国肺癌整体存活率没有准确的报告数据,但一般认为五年存活率为8%-10%。

  中美两国在药物审批的制度和流程上都差异巨大。美国的医疗技术世界首屈一指,癌症靶向治疗药物不断突破,给广大患者带来很大福音。癌症晚期虽然大多是不能彻底治愈,但可以通过合理的用药延长患者生命期。早期的癌症则可以得到有效的治疗,并且复发率低。

  而这些新药在国内上市流程慢、时间长,加上进口后必经的临床试验,因此国内患者能用上新药需要一个漫长的等待过程。我国癌症5年生存率仅为30.9%,而美国为66%,美国高出中国两倍。这其中的差异与中美两国的药物研发差距等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下面让我们看一下目前在国内外上市的肺癌靶向药都有哪些?

  1.易瑞沙(吉非替尼) 中国已上市

  易瑞沙(吉非替尼)

  易瑞沙是第一代EGFR-TKI,中国批准适应症为治疗既往接受过化学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

  临床用于EGFR19、21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效果良好,19突变更敏感。

  2.特罗凯(厄洛替尼) 中国已上市

  特罗凯(厄洛替尼)

  特罗凯,与易瑞沙第一代EGFR-TKI,中国批准适应症为既往接受过至少一个化疗方案失败后的局部晚期或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

  临床用于EGFR19、21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效果良好,21突变更敏感。

  3.阿法替尼(BIBW2992) 中国已上市

  阿法替尼,靶向EGFR的抑制剂,被称为二代EGFR-TKI,在NCCN指南中,与一代(易瑞沙、特罗凯)TKI共同被推荐为EGFR突变的晚期NSCLC患者的临床一线用药。但与一代药有很大不同。

  (1)阿法替尼作用的靶点不仅只针对于EGFR,而且对HER2基因突变及ErbB4的信号通路均有抑制作用,因此对于肺癌中检测到HER2突变的患者,可以考虑阿法替尼的靶向用药。

  (2)阿法替尼与EGFR酪氨酸激酶区的结合是不可逆性的。因此阿法替尼的作用强度更大。

  (3)在LUX2\3\6的汇总研究中发现,阿法替尼对部分EGFR的罕见突变(如Gly719Xaa, Leu861Gln, and Ser768Ile)有明显抑制活性。意味着这类突变类型的患者一线选择阿法替尼疗效更好。

  (4)目前LUX-Lung8的临床试验表明,阿法替尼对于之前治疗失败的肺鳞癌患者具有临床优势,因而阿法替尼也比一代TKI增加了肺鳞癌(不论EGFR基因突变与否)的后线治疗的适应症。

  4.奥希替尼(Osimertinib,AZD9291) 中国已上市

  奥希替尼,为第三代EGFR-TKI,已批准用于二线治疗携带EGFR T790M突变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

  EGFR T790M突变是常见的易瑞沙、特罗凯耐药原因,对此引起的耐药,用9291效果良好。

  5.克唑替尼(Crizotinib) 中国已上市

  克唑替尼 (Crizotinib),是一种间变性淋巴瘤激酶 (ALK) 和 ROS1 抑制剂。

  2011 年FDA 批准克唑替尼用于 ALK 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

  2016 年 FDA 批准克唑替尼用于治疗晚期 ROS1- 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另外对于有C-MET扩增的患者,克唑替尼也可以获益。

  克唑替尼被批准主要是基于在临床试验中对晚期 ALK 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客观缓解率达到 50% 到 61% 。

  2016 年 FDA 做出最新审批决定是基于 50 位 ROS1- 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研究结果,这 50 位患者的肿瘤都已经从原发位置发生广泛转移。结果显示 2/3 的参与者肿瘤缩小或者消失。这种改善持续了平均 18.3 个月的时间,在这一审批过程中,克唑替尼先后被授予突破性治疗、优先审查地位以及孤儿药称号等。

  6.阿雷替尼(Alecensa) 中国已上市

  Alecensa,通用名 Alectinib(阿雷替尼),是一种口服性 ALK 抑制剂,由中外制药和罗氏联合开发,2014 年 7 月率先在日本被批准治疗 ALK 阳性的晚期或者复发非小细胞肺癌;2015 年 12 月 FDA 批准二线治疗 ALK 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

  阿雷替尼作为,ALK阳性患者,服用克唑替尼耐药后的选择。

  Alecensa 获得批准是基于两项单臂临床试验,这两项临床试验的受试者都是不再对克唑替尼治疗敏感的转移性 ALK 阳性 NSCLC 患者,他们接受了一天两次的口服 Alecensa 治疗。第一项临床试验有 38% 的患者达到了 NSCLC 肿瘤部分缩小,且疗效平均持续了 7.5 个月。第二项临床试验有 44% 的患者达到了 NSCLC 肿瘤部分缩小,且疗效平均持续了 11.2 个月。

  7. Opdivo(O药) 中国已上市

  Opdivo,通用名 nivolumab (纳武单抗) 是 BMS 推出的一款新型的 PD-1 抑制剂类靶向抗肿瘤药物,是被各路人士看好的一款重磅药物。

  2014 年以来被批准用于治疗晚期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适用于以铂类为基础化疗或化疗后疾病出现恶化的患者。

  同时,Opdivo还可以用于肝癌、黑色素瘤、肾癌、胃癌、食管癌、结直肠癌、霍奇金淋巴瘤、头颈部鳞状细胞癌、膀胱癌(尿路上皮癌)、卵巢癌、胰腺癌等。

  8. Keytruda(K药) 中国已上市

  Keytruda,通用名 Pembrolizumab(派姆单抗) 是默沙东推出的一款抗 PD1 单克隆抗体,是 BMS 的 Opdivo 的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2015 年 10 月 Keytruda 被批准用于二线治疗接受过传统化疗治疗后的肺癌:2016 年 10 月 FDA 批准 Keytruda 用于一线治疗高表达 PDL1 同时无 EGFR 和 ALK 突变的的非小细胞肺癌,此次获批主要是基于一项名为 keynote-024 的随机、开放、III 期临床试验的数据。

  keynote-024 研究比较了 Keytruda 单药治疗与标准铂类药物化疗对转移性鳞状 (18%) 或非鳞状 (82%) nsclc 的治疗效果。结果表明与标准的含铂化疗相比,使用 Kkeytruda 的患者无进展生存期与总体生存率都得到了显著的改善。

  同时,Keytruda还可以用于小细胞肺癌、黑色素瘤、结直肠癌、头颈部鳞状细胞癌、膀胱癌(尿路上皮癌)、三阴乳腺癌、食管癌、胰腺癌、宫颈癌、子宫内膜癌等。

  9. Tecentriq(T药) 中国未上市

  Tecentriq,通用名 Atezolizumab(阿特珠单抗),是罗氏旗下基因泰克开发的一种针对 PD-L1 的单克隆抗体, PD-L1 是 PD-1 的配体,因此和 PD-1 单抗 Opdivo、Keytruda 类似,Tecentriq 的机理是同样是阻断 PD-L1/PD-1 相互作用。

  2016 年 10 月,Atezolizumab 被 FDA 批准用于二线治疗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适应患者包括经过铂化疗期间或之后疾病以后有所恶化进展,具有 EGFR 或 ALK 基因异常,经其他靶向治疗后无效的患者。

  FDA 的批准是基于名为 POPLAR 和 OAK 的两项临床试验研究的积极结果:POPLAR 是一项全球性、多中心、开放标签、随机的 2 期临床试验,评估了 Tecentriq 与多西他赛相比,治疗经治复发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 NSCLC 的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显示与用多西他赛治疗相比 Tecentriq 可以显著性的提高整体研究人群的中位生存期。

  同时,Tecentriq还可以用于尿路上皮癌、结直肠癌、三阴乳腺癌等。

  10. Cyramza 中国未上市

  Cyramza,通用名 Ramucirumab(雷莫芦单抗),是一种全人源单克隆抗体,靶点是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 2 (VEGFR2),其抗癌机制与阿瓦斯汀类似,都是通过抑制血管生成来阻止癌细胞的增殖与扩散。

  2014 年 12 月 FDA 批准 Ramucirumab 同紫杉醇联合用于治疗扩散性非小细胞肺癌治疗以及 EGFR 或者 ALK 突变的经过其他靶向药物治疗过的 NSCLC。

  批准是基于一项来自六大洲的 26 个国家的 1253 名非鳞状细胞和鳞状细胞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国际研究,发现 Ramucirumab 比安慰剂组的总生存期延长了 1.4 个月,除此之外中位总生存期,平均无进展生存期,整体响应率等指标都有显著性改善。

  11. Yervoy 中国未上市

  Yervoy,通用名 Ipilimumab(依匹木单抗),是一种免疫调节剂,又称为免疫节点抑制剂,此类药物通过抑制免疫节点用来激活免疫系统,使免疫系统能够识别和杀伤肿瘤细胞。

  Yervoy 的靶点是细胞毒 T 淋巴细胞相关抗原 4 (CTLA-4),CTLA-4 是一个重要的免疫节点蛋白,它可以通过下调免疫系统 (降低细胞毒 T 淋巴细胞的活性),从而使肿瘤细胞避免被免疫系统清除, Ipilimumab 就是通过关闭这种抑制机制使得细胞毒性 T 淋巴细胞可以重新识别并杀伤肿瘤细胞。

  目前Ipilimumab 有多个针对肺癌的临床研究正在进行中,包括联合纳武单抗以及传统化疗药物用于治疗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此药有较好的治疗肺癌前景。

  12. Avastin(阿瓦斯汀) 中国已上市

  Avastin(阿瓦斯汀),通用名 Bevacizumab(贝伐单抗),是一种抗血管表皮生长因子 A (VEGF-A) 单克隆抗体,它可以抑制肿瘤组织内的血管生长从而增强化疗疗效。

  2006 年 FDA 批准 Bevacizumab 用于联合传统化疗药物一线治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此批准是基于一项名为 E4599 的 III 期临床研究,此研究表明,经过阿瓦斯汀治疗后,病人的总体生存期提高了 2 个月。

  靶向药的上市给肺癌病友带来福音,大大提高了患者生存期和生存质量。但靶向药的应用一定要合理,有依据,不能盲目使用。

  13.Portrazza 中国未上市

  Portrazza,通用名Necitumumab(耐昔妥珠单抗),是一种表皮生长因子EGFR的拮抗剂,能结合EGFR并阻断其与配体的结合,2015年被美国FDA批准上市,用于转移性鳞状细胞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此次获批为肺癌患者提供了另一种治疗选择。

  耐昔妥珠单抗被批准仅用于约占所有肺癌的三分之一的鳞状NSCLC。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公布的信息,非小细胞肺癌(治疗肺癌进口药)主要是由于烟草使用而引起的,但并非总是这样。该机构称,大多数患者以鳞状形式出现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疾病,5年生存率不到5%。

  14.Lorlatinib(劳拉替尼) 中国未上市

  Lorlatinib(劳拉替尼)是一款针对ALK/ROS1的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也是目前唯一一款批准上市的针对ALK融合的三代治疗药物。2018年11月2号,制药巨头辉瑞宣布:美国FDA批准Lorlatinib上市,用于治疗ALK阳性的第一代或第二代药物耐药后的肺癌患者。lorlatinib的临床剂量是100mg/天。

  劳拉替尼对多数继发性耐药突变,包括难治性的ALK G1202R突变均具有较好的阻断效果。2017年被美国FDA授予突破性疗法,用以治疗既往经过至少一种ALK抑制剂治疗产生耐药后的患者。

  既往研究显示,劳拉替尼对初治或经治ALK阳性晚期NSCLC患者均显示出较好的治疗效果,近期发表于The Oncologist杂志的文章则系统总结了该药的不良反应及临床处理策略。

  众所周知,新药的获批多基于药物临床试验的结果。近几年,虽然中国的临床试验领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是药物审批的流程过长、审批的流程繁琐,中美现阶段在临床试验上差距还是巨大。中国目前开展的肺癌类药物试验有415个,美国则有2727个,是中国的六倍还多。

  靶向药物为众多的肺癌患者带来了福音和治愈的希望,尤其是研究表明一些靶向药物针对亚洲人的疗效更为显著。我们可以预期,在未来,肺癌患者的生存年限可以得到有效的提升。

  但是鉴于中国目前引入的药物数量还是非常有限,新药研发也依然远远落后于美国,想必对大多在痛苦中挣扎的癌症患者们,假如能够得到赴美医治的机会,并接触到最新的药物,享受到最前沿的治疗方案,以及后续相应的复健计划等,将对病人的治疗和身体恢复大有裨益。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肺癌靶向药,易瑞沙,特罗凯,阿法替尼,奥希替尼

为国内客户提供美国专家会诊、赴美就医、高端体检、精准医疗、医护培训等一站式海外医疗咨询服务出国看病/远程会诊费用、流程,“扫一扫”了解更多!

点击立即咨询